同域异调――康有为与何启、胡礼垣变法理论基石杂议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10日
       同域异调——康有为与何其、胡立源改革论基石杂谈 1898年, 康有为在北京发表演讲。开篇, 康有为指出, 当前形势是“四千年二十朝未有之异变”。平民百姓是奴隶、牛马、狗羊,

“宗教没落, 种族灭亡”。 (《护资大会讲话第一集》) 康又回顾了中国从封闭、愚昧到被迫开户的历史, 解释了中国人民对世界的缓慢、片面和肤浅的认识。
       中国人。书生, 能有多少人?”中国人在经历了甲午惨痛的教训后, 愿意“翻身改变”一点。但在康的眼里, 这绝对是不够的。关键在于大——规模改革改革。今天的朝廷“仍然没有改变法律, 有一个或两个, 它只是一个书面文件, 如海军, 电线, 铁路, 造船厂, 效果是一个或两个。如果他们参与进来, 他们将不可避免地导致没有成功, 其他任何事情都不会考虑。”同时, 为了进一步说明问题的严重性, 康对中西制度(国家)做了一个简单的比较:中国:兵是民;学校不培养兵农;民生没有办法维系和教化;隔离;两者都与我的经文的意思相反。西:视人民为兵;重视学校;教导保护、滋养和教育人民的方法;众议院是传达人民感情的;君子不甚高贵, 百姓不甚卑贱;之前制作工具和使用工具的人, 都符合我经文的意思。嗯, 至此, 康有为终于露出了他的“祖典尾巴”。他以与吴景仪的合作作为判断制度和政策正确与否的标准, 说明他仍然立足于中国文化, 固守中国文化。在旧学校的经文中。听到康的这番话, 香港的改革派思想家何琦、胡丽媛立即发表了不同的看法。 “都说经文本身就是经文, 人本身就是人。人用经文, 不是经文用人。经文是因事而造, 不是因经。故古有古经。 , 而今也有现代经。古经与现代经, 有异同, 异同不用问, 好与不好, 古有好。经, 我取用, 古经有坏, 我弃。不是我的经文。” “活在现世不谈改革的人, 一定不是圣人的弟子。讲古经的人, 不是圣人给的。” (《序总序·新政真解》) 强烈的功利价值取向体现在两个人物的字里行间。况且现在提倡的是资产阶级性质的改革, ”康俊公然夸大其词, 说太西能护民、养民、教民, 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符合我的经。人, 养人育人, 是因为我所做的与我现在的写作不符。”他“不懂得养民、护民、教民, 何须经?外国不用佛经?所以他们可以做他们应该做的, 就像尧舜没有佛经一样, 他们可以每天更新他们的功德。现在想拿两千多年, 距离上一个国家自己做事已经过去了两千多年, 而五大洲和他们谈判两千多年的时候, 我就知道他们是不相容的。
       中国不能改变, 因为它背负着经书。” (《康朔书后:新政的正确解读》)可见, 康有为改革的理论基础确实是很有问题的。我们认识康、何、胡他们都是改良主义阵营中的精英人物,

他们的观点不同可以在改良理论的基础上反映出两者的不同。康有为《宗经》的原因与其说是学术方法的顽固, 不如说是政治主张的顽固。他具有中国传统士大夫典型的“以天下为己任”的道德关怀, 所以在他眼里, 只有像他这样受西学熏陶的老派爱国知识分子才能担负起救国的重任。国家, 也只有他这种“受托人”“从古改制”的策略, 才是治愈清朝慢性病的好办法。基于此, 说他是学术大师, 缺乏严谨求实的作风;他被视为政治领袖, 但缺乏坚定稳重的气度, 更多的是傲慢和不守规矩。这也是康的独特之处。它是现代学术与政治的混合体, 是现代中国知识分子在新旧交替中的生动写照。有时, “造福世界”的宏大愿望在实际操作中会变得轻率和疏忽, 变成一厢情愿。何其和胡丽媛不同。多年的西式教育背景和漫长的殖民生活, 让他们都熟悉了西方制度。
       因此, 台湾学者王荣祖戏称何琦为外国人。也正是因为对西方的了解, 两人成功跳出中学引力圈, 大胆、深入、系统地宣传改革主张, 与康良等人的言论截然不同。肖公权在《中国政治思想史》中说:“康昌说, 改革是在改革古人的基础上。但。何和胡立言虽然引用了中国书籍来证明这一点, 但他们的目的是采用西方民权思想来彻底改革中国政治, 他们的态度与康、张等人徘徊专制、依靠古人的态度有着根本的不同。学者。
       二师盖被西方政教文物的兴盛深深打动, 所以不管批评, 《长岩群经》的意义在今天已无崇高之意, 为老党所提倡, 康、张等人对孔子的尊崇。”(《中国政治思想史》)这可能是康和何、胡宗敬语气不同的原因。当然, 何、胡的理论也不是无懈可击的。两人对西方的了解也不错, 就是强项, 换个角度看, 就成了弱项。强调变通办法。两人认为, 西北边境省份已经成为国家的包袱, 可以交给英国、俄罗斯等列强;他们迷信西方。科学、商业技术, 觉得外商来华设厂有利无害, 稍有限制就类似于“洋人利国”之说。这些论点不可避免地带有殖民色彩。 20世纪前后是中西文化碰撞、交汇和演变的关键时刻, 康有为、何其、胡丽媛如出一辙。
       当时的中国知识分子吸收了中西学两种范例。他们对中学的不同理解和对西学的不同评价, 反映了改革派知识分子阵营不同的理论走向和内在矛盾。当然, 这并不妨碍他们朝着共同的奋斗目标前进, 但在同一个领域, 却唱着不同的调子, 不能不算是他们的一大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