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头.头大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29日
       大头。 Big Head Friday, May 23, 2014 东莞暴雨村有个小男孩。他很瘦, 看起来像是营养不良。他又矮又黑。时间是1860年代末期, 孩子上二、三年级。
       村里的大多数孩子都不太喜欢看到这个孩子。只有他们两个和这个孩子关系很好。他们会和他分享美味的食物, 当有人欺负他时, 他们会在精神上支持他。唯一不好的是, 如果真有人要和这个瘦小男孩一战, 就算是跟他玩得好的两个小伙伴,

也肯定会跑远了。村里的人很穷。很多人都打不开锅。更别说大米了, 他们甚至没有足够的谷物。现在好像没有那么多材料了。是的。能吃到糖果是一种高端消费, 能吃到饼干在当时也只有京城的皇子才有。至于村子, 这些完全是奢望。今年夏天, 小男孩的妈妈不知道从哪里带回来两块水果糖给小男孩。
       带回家给小男孩。小男孩整天手里拿着糖果, 可他不愿意吃。每当他想吃的时候, 他就盯着那两块糖果, 然后就感觉到了甜味。甜甜的, 甜到心里。一整天拿在手里, 水果糖开始融化。到了晚上, 他终于放弃了, 准备吃饭了, 可是想到再也吃不下去了, 小男孩很纠结。但是不吃就完全融化了, 犹豫到中小男孩拆开一块糖皮, 正要吃的时候, 两个平时和小男孩玩得很好的孩子过来陪小男孩玩, 正好看到了他手里的糖果。小男孩贪婪地看着他们手里的糖果, 想着他们也要把平时吃的好吃的也分享给他。挣扎了几下, 他还是把糖分给了两个孩子。两个小朋友各自手里拿着一块糖果。见小男孩的手空空如也,

便问他:“吃了, 你就什么都没有了。”小男孩说:“我妈给了我好几块, 我已经吃了, 你就可以吃了。”于是两个孩子打开糖皮吃了起来, 小男孩嘴里全是口水,

好像咬了一口似的。但他忍住了。他让两个孩子给他糖果。他说他很有用。两个孩子给了他糖果。小男孩收起了糖果。两个孩子离开后, 他舔了舔糖果上的糖果。残渣, 终于尝到了两块水果糖的味道。不知怎的, 两个孩子得知小男孩给了他们糖果, 但他们只舔了糖果包装纸。从那以后, 村子里其他孩子欺负小男孩的时候, 那两个孩子都会帮忙, 其他人会盯着小男孩看, 他们会跟着别人, 如果别人这样做, 两个孩子会毫不犹豫地帮忙。
       后来, 小男孩长大了, 连续参加了三届高考, 终于考上了北大西班牙语系。北京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后来, 它被用于各种距离, 小男孩自己出来办学校, 学校的名字叫“新东方”。小男孩是校长, 他的名字叫俞敏洪。小男孩孩子创办新东方学校的时候, 他一直记得小时候给孩子们分发糖果舔糖皮, 所以在学校的运营中, 他总是把大部分利润分配给团队。 , 而他为自己保留了一小部分。就这样, 新东方学校成为了中国最大的民办教育服务机构。这个小男孩年收入数十亿美元, 它所培训的学校在全球拥有数百万人。有传言有:“小男孩出国, 见到他的人有一半以上都会亲切地打招呼——校长你好!”这就是新东方俞敏洪著名的“糖纸理论”。也就是说, 一套理论, 其中大部分收入与合作者共享, 只有一小部分由自己承担。以上是一个故事, 这些年发生的事情, 也是一个事实。回首往事, 觉得我们身边这样的例子很少。为什么?很多人其实都明白这个东西, 但是当他们真正去做的时候, 它就走样了。就像我出来开公司做包装盒一样, 有朋友开玩笑说:“周高祥, 你被逼自己当老板了。”我一笑置之。其实说白了就是不平衡, 利益共享的机制不平衡, 所以很多企业留不住人, 很多有能力有梦想的年轻人将被迫走上新的道路。作为自己创业的我们, 这个故事给我们的警示意义深远。当我们分享“糖果”的时候, 如果我们能自己保留“糖果纸”, 给我们的合作者更多的“糖果”, 我想, 我们会比我们更多更好地聚集在我们身边合作者。我想把这篇文章献给那些迷失方向的创业者, 献给那些没有长远眼光的所谓老板。不要因为得到了大头就沾沾自喜, 不要以为大头那么容易得到。
       拿大头来说, 接下来, 我觉得你需要面对大头的情况。哦, 朋友们, 我建立了一个QQ群:遇见(野狼),

群号:307671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