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表态:不会将人民币汇率作为应对贸易摩擦的工具

发布时间:2022年09月15日
       北京报道, 8月10日晚, 央行发布《2018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 在“如何看待近期货币政策变化”栏目中介绍了央行作为管理部门的态度。 人民币汇率”。 央行在文章中明确表示, “人民币汇率主要由市场供求决定, 央行不会将人民币汇率作为应对贸易摩擦等外部干扰的工具”。 中间价2017年全年升值6.2%, 2018年一季度进一步升值3.9%, 二季度贬值5.0%, 2018年上半年贬值1.2%。 CFETS指数 衡量人民币对一揽子货币的有效汇率, 2017年全年升值0.02%, 2018年一季度升值2.0%, 二季度贬值1.1%, 2018 年上半年为 0.9%。” 本专栏认为, 灵活的汇率机制对浮动汇率起到了“自动稳定器”的作用。 预计稳定分化,

跨境资金流动和外汇供求总体平衡。 2017年以来, 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和外汇供求总体平衡。 人民币汇率在市场力量推动下涨跌互现, 弹性明显增强。 市场预期基本稳定。 同事明确判断人民币汇率受市场影响有涨有跌, 市场预期基本稳定, 央行专栏也强调央行不会将人民币汇率作为交易工具 受贸易摩擦等外部干扰影响, 央行基本退出常态化外汇干预。 “无论是2017年到2018年一季度的人民币汇率升值, 还是二季度以来的人民币汇率, 都是受市场力量推动, 央行基本退出正常的外汇干预 .变化也能体现出来。
       ” 专栏是这么说的。 央行有经验和调整政策工具进行逆周期调整, 强调坚持市场化汇率改革方案, 不搞竞争性贬值, 专栏还指出要坚持底线思维 必要时通过宏观审慎政策实施外汇供求逆周期措施。 调整和维护外汇市场稳定运行。 文章分析了目前国内的微观经济主体,

认为它们还没有完全确立金融中立的概念。 出现顺周期波动, 必要时也必须进行逆周期调整。” 事实上,

为应对近期人民币贬值, 央行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稳定市场预期, 保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 6月19日,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就金融市场波动问题接受《上海证券报》采访; 7月3日,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先后就人民币汇率问题发表意见。
        8月6日 8月1日, 中国人民银行将远期结售汇业务外汇风险准备金率由0%调整为20%。0日晚, 央行发布关于外汇风险准备金相关问题的政策问答, 明确了外汇风险准备金征收范围。 央行在关键时刻出台的一系列明确调控政策, 有效稳定了外汇市场预期。 刚刚发布的《2018年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进一步明确表示, 下一阶段, 中国人民银行将继续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 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 使用价格 杠杆调节市场供需, 促进外汇市场自我平衡。
        功能。 同时, 针对外汇市场可能出现的顺周期波动, 中国人民银行将继续利用已有经验和充分的政策工具, 在必要时采取进一步有效措施进行逆周期调整。
        适应形势发展变化, 充分发挥宏观审慎政策调整的作用。 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