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股发行改革仅迈出了第一步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7日
       本报特约评论员马广元6月10日, 证监会正式发布《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新股发行制度的指导意见》, 将于6月11日正式实施。这意味着IPO正式重启停工近8个月, 即将进入运营程序。毋庸置疑, 发行新股作为中国资本市场最大的制度不公, 已成为中国资本市场做大做强的最大短板, 无论是困扰市场的“大或小”问题, 还是高市盈率的问题, 不管是大股东。 “挪用资金”问题或机构投机问题是新股发行制度失去至少公平基因的根源。因此, 资本市场下定决心改变新股发行中的诸多制度性障碍, 事关生死。从正式出台的《指导意见》内容来看, 此次改革解决了两个核心问题,

一是市场化定价机制, 二是从制度上保证中小投资者的中标率。与5月22日发布的征求意见稿相比, 在市场化定价机制方面, 征求意见稿与征求意见稿基本相差不大。完善询价认购报价约束机制仍只是原则性建议, 要求询价报价真实报价, 询价报价与申购报价逻辑一致, 主承销商应采取措施防止高报价和低价。买高。但是, 对于如何完善虚假报价的报价机制, 目前还没有具体的处罚措施, 这可能使定价机制要么再次流于形式, 要么只能重回行政干预的老路。上。关于提高中小投资者中签率的问题, 在征求意见的过程中, 包括笔者在内的很多人都希望在暂时不能取消网下发行的情况下, 可以降低网下发行的比例。在现有机制下, 网下发行仅具有查询功能, 同时必须明确机构多账户发行。官方指引并未回应网下发行比例, 但对于网上申购, 则特别提出单一投资者只能使用一个账户申购新股, 并提出完善回调机制。因此, 在提高中小投资者的中签率方面, 与过去相比, 确实有了一些进步。不过, 在不改变线下和线上发行比例的情况下, 这一进展显然非常有限, 与投资者的预期还有一定距离。因此, 综合来看, 本次改革的基本思路仍局限于基本不改变现有的利益分配格局。
       对机构、上市公司等权势集团的利益影响不大, 只是象征性地对中小企业进行投资。做出了一些让步。它给人的印象是, 以“渐进式”改革的名义, 避开了根本问题。
       如果改革的目的仅仅是安抚投资者的不满, 为创业板和重启IPO扫清障碍, 改革确实很难有大的进展。新股发行制度确实是中国资本市场成长过程中无法回避的一道坎。如果管理层不下定决心, 拿出勇气, 将彻底消除这个影响中国股市健康发展的“毒瘤”。完全失去信心, 我害怕没有人可以承担这样的责任。笔者不否认利益关系的复杂性, 不否认利益博弈的惨烈, 也不否认既得利益集团对改革的巨大阻力, 但新股发行改革的成败确实是生死攸关的大事和资本市场的死亡。改革可以循序渐进, 循序渐进, 但不能绕开关键问题, 更不能提出一些无害的措施来敷衍了事。特别需要指出的是, 定价机制和中小投资者的中标率只是新股发行改革的第一步。
       应当清醒地认识到, 新股发行的制度缺陷并不仅限于上述两项改革。如何进一步通过发行系统?改革, 扩大流通股比例, 为完善公司治理构建合理的股权结构, 从根本上解决“资金挪用”和公司治理失灵问题;如何从发行制度上进一步解决“大与小”问题, 是新股发行制度改革中无法回避的难题。因此, 本次改革第一步完成后,

假设市场化定价机制启动, 中小投资者中标率低的现状可以得到改善, 但仍存在四个核心问题:一是流通股比例过低 一些大盘股的流通股比例甚至不到5%, 与美国资本市场30%左右的流通股比例相差甚远。上市公司大股东上市的唯一目的就是赚钱;在存量供应不足的情况下, 存量供应不足, 定价越市场化, 市盈率越高, 一旦限售股流通, 成为对股市最大的负面影响;三是IPO上市当天不设涨停, 让高中签约机构相互炒作暴利;四是限售期结束, 暴利“大大小小”集体出逃, 中小投资者最后接过接力棒。因此, 笔者认为, 管理层要想真正治愈中国股市的制度缺陷, 就必须真诚面对这四个核心问题。是时候戳破这个脓包了。如果现在回避核心问题, 恐怕留给未来的将是毁灭性的痛苦。改革首项任务完成后, 证监会一方面要对IPO改革的整体完成给出明确的时间表,

另一方面要明确提出以上四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尤其是限售股的发行、流通股比例、首日涨停的问题都不能回避。至于日后如何进一步完善, 可以留待日后。
       对此, IPO改革才刚刚迈出第一步, 攻坚战尚未打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