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他人的恶很容易,识自己的恶很难——评人难以成为自己善恶的判断者之盲点及救赎(转载)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3日
       认清别人的罪容易, 认清自己的罪却难。很难判断别人。很难判断自己的善恶。求恶者与审判者的盲点与救赎法则 那么, 问题归结为:当事者在其存在中追求善, 若能满足他的追求, 就必须与生俱来有真正的善观。只要他的善观错了, 他的判断错了, 他的选择错了, 他就无法实现对善的追求。因此, 柏拉图结束了他对乌托邦的讨论, 呼吁人们过一种永远向上的生活, 不断地为真正的善而奋斗。柏拉图并没有直接给出真善的观念作为善恶的标准, 而是要求我们不断地追求它。一方面, 他认为人的存在必须从真善出发, 而真善也是真善的概念。这个论据非常有力。另一方面,

他认为, 只要人执着于智慧, 不断追求, 就能够认识和把握真善的概念。电话中充满了乐观。强烈的论据和对乐观主义的呼吁是柏拉图追随者的深刻动力。然而, 柏拉图对寻求者和法官统一所引导的生存困境完全不了解。我们指出, 柏拉图的“人人求善”命题内在地要求寻求善的人是善恶的审判者, 而审判者所依据的善恶判断标准也内在地存在于求善者和寻求善恶的人身上。
       法官。在这种合一的状态下, 我们发现人们既不能保持你作为求婚者的身份, 你不能保持你作为法官的身份。寻求者, 在柏拉图的讨论中, 可以有真正的善观念, 也可以缺乏真正的善观念。如果他有真善的观念, 他就能从真善出发, 充分满足他对善的追求。对于这群人, 柏拉图称之为哲学家。然而, 对于其他的求道者来说, 虽然他们也在追求善, 但他们是从错误的善观念出发的。而且, 他们从自己错误的善观出发, 对符合这种“善念”的事物进行判断和选择, 从而无法在追求中获得善。这些追求者不仅得不到他们想要的好处, 还给社会带来了各种罪恶。因此, 他们必须改变自己, 走出困境。 “改变自己”就是放弃自己错误的“善念”, 树立真正的善念。在这里, 我们遇到了追求者的生存困境。一方面, 求道者缺乏真善观, 必须追求和树立真善观, 才能为自己的存在建立一个正确的起点。另一方面, 追求者同时充当审判者, 根据追求者所拥有的内在“善念”来判断善恶。求道者的“善念”是有问题的或恶的(否则他不必追求), 法官所依据的判断标准因此是恶的。从恶的判断标准出发, 凡是符合它的都是“善”, 不符合它的就是“恶”。真正的善是恶的反面;因此, 在法官的眼中, 真善并不对应于恶的判断标准, 所以只能判断为“恶”。在这种情况下, 追求者无法追求真正的善, 因为即使真正的善呈现给他, 他也会按照他的恶标准来判断它是“恶”, 并拒绝它。因此, 他的法官身份取消了他的求婚者身份。如果他想保持追求者的身份, 即:从缺乏真善观的存在状态到有真善观的存在状态, 他就不能根据自己错误的“真善观”做出判断。善良”。显然, 只要从自己的“善念”出发, 他就必须拒绝真正的善念;一个拒绝真正善良观念的人不能成为善良的追求者。如果他的法官身份导致他失去了他的追求者身份, 那么, 为了保持他的追求者身份, 他必须放弃他的法官身份。但是, 一旦他放弃了法官的身份,

就进入了善恶不分的存在状态, 在善恶面前不知所措, 无法追求善。就这样, 他也失去了追求者的身份。也就是说, 放弃法官的身份, 就等于放弃了求婚者的身份。似乎在善的问题上, 由于求知者和审判者的统一, 人类的生存陷入了两难境地。奥古斯丁对柏拉图善论的困境深有体会。奥古斯丁早年信奉新柏拉图主义, 认为自己是真诚的追求真理的人, 同时坚持自己判断真理的权利。皈依基督教后, 他感慨地说, 他终于明白了“预设”和“悔改”的区别。用他的话说, “预设”这是柏拉图主义者追求真理的实践。作为一个寻求者, 一个人必须以真理的存在为前提, 并努力去追求它。这个预设的真理是什么?人们在追求真理的过程中, 必须对遇到的各种思想观念做出真理判断。但是, 求道者不知道真理(拥有真理的人不必追求真理), 只能根据自己的错误观念来判断真理, 即符合自己错误观念的人是“真相”。在这种情况下, 人只接受与错误观念一致的观念, 并且总是将真理判断为错误的。因此, 奥古斯丁指出, 在预设中追求真理, 就是追求迷失在路上。求道者即使直接面对真相, 也无法按照自己的错误观念认清真相, 只能拒绝。这是求婚者和法官的两难境地。 “认罪”使人承认自己的罪, 承认自己无法追求真理, 承认自己对真理的无知, 所以必须以耶稣基督为道路。在悔改中, 人虽然对真理一无所知, 但因为耶稣基督来自真理, 知道通往真理的道路, 所以他走在可靠真理的道路上。让我们分析一下这条真理之路。当奥古斯丁使用“罪”这个概念时, 他认为, 归根结底, 罪就是人们以自己的善概念为中心, 以此为标准来判断善恶。在罪中, 人只能自以为是, 认为自己的善观是判断善恶的标准。所以, 罪人只能在自己的善观念的引导下追求善。换句话说, 当一个人同时具有追求者身份和判断力时当他受到审判时, 他是一个罪人。我们指出, 这种二合一是一种生存困境。因为罪人拥有审判者的身份, 这让他对这种困境一无所知。然而, 奥古斯丁本人在接受耶稣之前, 亲身经历并深刻感受到了这种困境中的绝望挣扎。在他看来, 他之所以能够经历这样的困境,

是因为上帝对他的恩典。奥古斯丁进一步指出, 他在恩典中悔改, 因此承认他在真理问题上的无能并没有导致对真理的绝望。相反, 因为他在恩典中悔改, 他的认罪是交出受托审判的权利, 也就是交出真理的主人耶稣, 放弃审判真理的身份。他说, 一个人之所以能够放弃判断权, 是因为他意识到, 如果按照自己的善恶标准来判断, 就只能拒绝真理;同时, 他也意识到, 一旦他放弃了判断真理的权利, 信心就承认耶稣是他的主, 那么, 因为耶稣自称是从真理中来的,

他就可以根据真理来判断了。这样, 求真者和求真者就属于不同的主体。寻求真理的人向往真理, 却放弃了以信任判断真理的权利, 放弃了真理审判者的身份, 接受真理审判者(耶稣)的引导, 从错误走向真理。在奥古斯丁看来, 只有上帝的恩典才能带领人们走出柏拉图“人人都向善”命题的困境。恩典的概念打破了寻求者和审判者的统一, 将寻求真理的人和审判者分成了不同的类别。主体, 然后指出求真者在信任中放弃了判断真相的权利(信任是连接求真者和真相法官两个主体的纽带)。只有这样, 一个人才能保持他作为一个真理的寻求者的身份, 并在恩典中进入真理。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原罪论的基本思想。一般来说, 原罪理论的提出首先出现在奥古斯丁的著作中。奥古斯丁认为, 人从生于罪中就有原罪。原罪始于人的败坏本性。从败坏的本性开始, 人只能作恶。在原罪中, 人自以为是, 坚持自己的观点, 拒绝更新。所以, 人若顺从人的败坏本性, 人就只能死在罪中。然而, 在耶稣基督里, 神的恩典临到了人身上, 给了人一个新的生存起点, 那就是神的恩典。马丁路德在奥古斯丁原罪论的基础上, 进一步讨论了上帝的恩典与败坏本性的关系。他相信恩典把人的败坏本性包裹起来, 使它不能发挥作用;同时, 恩典取代了败坏的自然, 成为人类的存在。出发点。综上所述, 原罪论强调人性已经败坏, 不能引导人向善;因此, 恩典取代自然成为人类生存的起点, 是通往善的唯一途径。需要指出的是, 原罪论并不是简单地否认人类的存在是为了善。奥古斯丁将人性分为原始本性和堕落本性;并认为原始自然是好的。然而, 堕落之后, 本性就失去了力量, 想要向善却做不到。
       路德相信在堕落之后, 人人性已经败坏;因此, 靠人性是不可能行善的。至于自然的良好倾向, 路德解释说, 它是“自然的残余”或蒙面的“上帝形象”。
       在败坏的本性中, 这种向善的倾向被淹没了, 不可能引导人类走向善的存在。在原罪论的语境中, 败坏自然是人类生存的起点。人靠自己是不可能意识到自己的罪的, 因为从人的败坏本性出发,

人不会认为自己是败坏的。人从败坏的本性出发, 无法对善恶作出正确的判断。因此, 罪人无权判断善恶。再者, 不认清自己的罪, 就不可能摆脱自己的罪。因此, 人只能死在罪中。总之, 人不能按他的败坏本性脱去他的败坏本性。从另一个角度看, 败坏的性情中没有善性, 所以无论你怎么修炼, 都无法培养出善性。儒家意义上的修身对原罪的本性是无效的。当然, 罪人仍然行善, 但他的罪阻止了他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