笼中虎,揭秘津门监狱生存法则(转载)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05日
       如果说混工改革的第一个介绍是在美国拍的, 我觉得进入小号的那部分一定是这样拍的:光着膀子, 身上有光(肌肉, 脚上的死枷锁)我走开, 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 脸色冷得像史泰龙。事实上, 当我跟着监狱警察进入七年级四年级的牢房时, 我剃了光头, 穿着新的监狱制服。我背着被褥和背包, 低着头跟在一群新兵身后。他们诚实地支付了与新大学生相同的金额。当然, 我不知道大学生进校时长什么样。我从未上过大学。这次我进来是因为枪。一年前的那一天, 我坐在西宁的“老毛家”羊肉馆, 肚子里有两大份未消化的“老毛家”手抓羊肉, 怀里是从马老娃子那里拿来的。当地人打的四个“耳光”, 我还没抽完烟, 旁边的两个便衣就冲上来抱住了我。我能对付两个便衣, 但随后另一支队伍冲了进来。武装警察拿着冲锋枪, 枪管顶在头顶。那个时候, 我心里就知道:完了。人在江湖中行走, 生死好坏, 全凭运气和缘分。那四把枪, 是被塘沽的两个愣住的小伙子带来的。现在想来, 我还在纳闷, 明明看那两个家伙都是刚出道的“小屁孩”, 交易肯定有问题, 为什么同意卖枪给他们?是的, 这两个是老七介绍的, 不过我也不是和老七没解释清楚,

是他管的, 卖不卖就看我了。到头来, 还是缘分。古语怎么说?只是油腻盲目做生意。审问我才知道, 在我到华龙之前, 那两个男孩已经被抓了。两个白痴脑子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居然联合起来抢银行。看到我同意卖枪, 两人高兴得鼻子都冒泡了, 差点忘了父亲的姓氏。老七也没有跑, 一件件进来了。枪是大案子, 判的慢。在抓我之前, 老七和那两个男孩已经被赶出去了, 我也忍不住了, 但审讯却用了几天时间, 在看守所里判了一年。两个男孩分别是十二岁和十岁。我是同谋, 沉浸在他们的光芒中, 八年了。和我交易的马老瓦子也在当地被捕, 判了六年还是八年?我问了几个警察, 他们说不出来。宣判后, 我的律师问我是否后悔。刚毕业的人不懂。我为什么不这样做?我为什么不吃这个?已经不是第一次进来了。要说遗憾, 这次带了陪伴我多年的马老娃子, 真的觉得很遗憾。四个“耳光”一共才2000多点, 马老娃子还指着这笔钱买化肥, 唉!对了, 那个小律师还问我出去后会不会卖枪?当我听到它时, 我真的很高兴。一句话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你问那些被劳教的小姐姐出门还卖吗?是小律师告诉我, 我第一次知道马老瓦子的户口本上的名字是马拉赤。之后的一切在劳改队中, 我首先说明了劳改队的情况。既然与国际接轨, 就不能再叫劳改队, 而是叫监狱。事实上,

它是一样的。我也看过关于监狱的电影和小说, 但都是胡说八道。一进监狱, 脚就被铐上了。不是铁链, 犯罪时也不是狗笼。还有香港电影。如果你今天犯了罪, 你明天就会进监狱。城里有好几所监狱。
       我输入的监狱号是全市第四监狱。
       因位于城西北的西关, 故又称西关监狱。这是一个专门用于暴力犯罪的地方。犯罪分子犯下谋杀、抢劫、与枪支有关的罪行等。上次进来也是涉枪的, 也是在西关。那年我只有18岁。他因帮助某人用膛线加工几根无缝钢管而被判五年徒刑。西关监狱一共有七个牢房, 一个牢房是一个大队, 大队分为中队, 中队也分为班或组, 内外叫法不同。比如我进来的第7大队第4中队, 犯人自称“七大四”, 称他们为“西关监狱七师四师”。旅、中队的领导, 我们称他们为旅长、中队长。在外部, 他们也被称为区长和处长。新囚犯在监狱中被称为“新奖赏”。新的囚犯被送到一个大队和一个中队。这个中队也被称为招生小组。这有点像军队的新兵营。新的收入在督导队训练一个月, 然后分配到各个中队, 称为“下一队”。球队新的收获之后, 难免会被老俘虏们折腾糊涂。用囚犯的行话来说, 这叫做“传递新的收获”“新的收获之后, 你算是老手了, 你的劳改生涯才会走上正轨, 上次进来的时候, 你还没有经验, 他还因为打架, 把狗笼子钉了好几次。那只狗笼子是西关值得一说的东西, 一般的狗笼子只是为了看守财产,

我在栏杆上站不起来也蹲不下来, 戴上手铐后, 警察最多关上几个小时十个小时才放出来, 不管多久, 打开笼子后多少人都是一样的, 直接从里面种的, 爬不上去。看守所是一排上下两层的小单间。是裁判给“独居”的名字劳改囚犯。进狗笼前, 手铐脚镣都要砸烂, 每根二十几斤重达八斤, 被铆钉扎死。卸扣的铁圈边缘有很多毛刺, 它不会走路。它可以磨损脚踝以暴露骨头。漫步链条。将链条拖入非常狭窄且狭窄的狗笼中。我大概1.75米左右坐不直, 只能弯腰坐着。狗笼的门有三英寸多厚。铁门, 门下有个扑克大小的洞, 有推拉门, 专门用来盛饭的菜。每天, 人们带饭:一杯温水, 两个馒头, 两片薄薄的泡菜。一天两次。关在狗笼子里吃也不是问题。身上有超过 50 磅的铁, 脱裤子是一项技术活。不过, 你也得和送餐员搞好关系, 不然你把盘子推进去, 他们会把你宠坏, 把水杯掀翻, 让你一天喝不上水。最长的一次, 我一个人在这个狗笼子里关了15天!在狗笼里呆十五天是什么感觉?我说不出来, 我只希望世界上没有人曾经被关在狗笼里。在劳教所, 犯人称之为“混合劳改”。混合劳改混合劳改, 混合是一:舒服, 少工作。住进劳改队并不难。只要不怕累, 人人都能做到, 而且都是简单的体力活。外面听人说, 现在劳改队条件好, 犯人不怕犯罪, 愿意劳改。
       这值得一巴掌!拿上次进来的时候, 我说, 工作就是戴彩灯, 十厘米左右一个彩灯, 一根十米线, 每天固定量五十块, 一套五十块, 六天一个每周, 每天早上 7:00 开始工作。一般来说, 完成配给最快的时间是晚上7:00以后。干了五年, 直到现在, 每逢过节, 看到大饭店门口的红绿灯笼, 我就瑟瑟发抖。那时我们的食物很差。一日三餐, 清蒸白菜汤。包子挺大的, 就是不知道怎么吃两口。白菜汤的颜色有黑、红、黑、红。不知道是酱油放的还是锅上的铁锈, 太咸了。偶尔在汤里看到一两片肥肉没有一丝红, 有时还有一点毛茸茸的猪皮附着在肥肉上。就为了挣这么一块肥, 有人可以拼。帮我打官司的时候, 小律师也不明白。嗯, 我觉得我真的不能说好。这么说吧, 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出去锻炼, 六点三十起床锻炼, 七点吃早餐, 七点上班, 晚上上厕所中午, 晚上八九点睡觉。你感觉如何?当然,

相处融洽也不是不可能。如果你有办法, 也有一定的技巧, 懂技术的可以去车间看床。如果你有点文化, 去图书馆拿一份黑板报。明显的去宣传队, 如果真的不能去厨房泡菜, 就没法工作了。没有办法, 没有办法, 聪明勤奋的让一个号长和组长上班, 配给可以少很多。上面有自己的方式, 下面有朋友和兄弟, 他们有手段和无情来整顿囚犯。他们也被称为四囚。 , 回头看看就知道了。